pic1312075  

小老鼠與神秘客,一開始的故事是這樣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人類的王國,它是由好國王安東所統治。國王安東是一位仁慈與大方
的人並被他所有的子民們愛戴。但他其實很孤單,因為他必須獨自撫養他的兒子王子柯林
。王子柯林已經長成一個可愛的年輕人,並且國王非常以他為榮,然而國王想念他多年前
過世的皇后。

國王安東花很多時間與他的顧問們一起決定如何好好統治這王國與保護它的人民。他們會
責令建造重要的建築物,確保食物不虞匱乏,與鄰近的國家如富有的奈斯特締造盟約。
但在一個夏日,來自遠方國度的一位訪客抵達城堡。黑暗的天空與凜冽的寒風諭示著她的到來。她是瓦娜史翠,一個名叫達克蘭的名不經傳地方的美麗皇后。她帶著一隊數百名身著烏黑色鐵甲的士兵旅行,並且陪同她來的是國王安東的老朋友,一個名為隊長瓦斯特並有著卷鬍的尖臉人。瓦斯特聲稱在他的旅途中遇上了皇后並堅持主張要她來見國王。

瓦娜史翠的拜訪似乎排解掉國王安東的憂鬱,為此城堡中的每個人都很感謝。在她到來後僅僅兩周,國王安東就昭告了他對瓦娜史翠的愛。柯林與國王的顧問覺得這樣另人不安。下一個禮拜國王則宣布他打算迎娶瓦娜史翠。柯林與國王的顧問們發現這變得更棘手了。

這婚事宣布卻帶來黑暗的日子,國王安東病倒了。他的病況起初還算輕微 –只比咳嗽不停與疲倦再嚴重一點 – 但不久他臉色慘白並且無法離開他的床。蒂爾達,城堡的治療者,竭盡其所能,但她知道國王已經藥石罔效。她只能搖著頭說,“這背後一定有陰謀。”

隨著國王的病情每況愈下,他開始痛苦掙扎甚至得在他的臥房內治理國事,於是他開始授權給瓦娜史翠。黑暗皇后讓隊長瓦斯特負責房子的警衛,並且他用瓦娜史翠自己殘忍的士兵換掉大部分的駐軍,他們會欺負與騷擾雇傭。因此很快地大部分的人已逃離城堡,留下仁慈的廚師梅姬女士。夜裡會有奇怪的噪音迴盪在空的城堡門廊中,梅姬女士只能搖著頭說,“這背後一定有陰謀。”

白天可以看見瓦娜史翠在城堡溜達,斥責她那些只會爭吵與打破東西的士兵。皇后花很多時間參觀城堡的鐵匠鋪,從中傳來敲打與嘶嘶蒸氣聲。梅格諾斯,城堡的神秘客拍打他的鬍子並且說,“這背後一定有陰謀。”

不久王子柯林就失勢了,所以他召集國王最親近的顧問們在梅格諾斯的實驗室裡開一場秘密會議。在那有身材魁梧的修補匠納茲貝洛斯,他剛被逐出他苦心經營多年的鐵匠鋪。治療者蒂爾達也在那裡,以及老梅格諾斯他自己,他已經服侍柯林家族好多代了。四個人一起醞釀著一個計畫,要把瓦娜史翠與她的人馬趕出城堡並趕回他們來自的不毛之地。

但他們太遲了。

實驗室的門被踹開,站在那裡的是瓦斯特隊長與他的一大票守衛。這四人因密謀背叛國王被逮捕,並且當他們被丟進城堡地牢與王國最壞的惡棍關在一起時,瓦斯特隊長殘酷地微笑著。

當他們被單獨留下時,只有梅格諾斯似乎不為所動。他用奇怪的方式結了一個手勢,吸氣鼓足他的胸部,並吹入他的手中。他吹了一個高音口哨,並且幾分鐘後他的寵物–密啵斯,超小型寶石紅龍-出現來回應這口哨 。密啵思飛到看不見的,高過守衛的頭,並且牠穿過柵欄與降落在梅格諾斯的手上。牠的小爪子中有一束烏黑色的頭髮。梅格諾斯輕拍密啵思的頭並高舉這頭髮讓所有人看見。

“這是一束瓦娜史翠的頭髮,”他告訴他們。“她很明顯是一個有著偉大力量的魔法生物。這頭髮包含足夠的能量讓我們變形,因此能讓我們脫逃。但我們應該轉變成哪種平凡生物呢?不論牠是什麼,我們將無法變回來。”柯林與他的同伴們陷入了沉默,對即將不成人樣的前景不太開心。

“小老鼠,”從暗處有一個聲音說著。它是費爾齊,惡名昭彰的盜賊。他大半輩子都在搶劫王國的好人直到國王安東的警長最終抓到了他。他現在與他們同囚一室。“我們可以從這裡逃進下水道,”他說,指向附近房間中石板鋪成的地板上的一個小鐵格柵。

“沒人問你,惡棍,”納茲咆哮。突然間,從守衛房中傳來一股噪音

“沒有時間爭執了!”梅格諾斯大喊。

他在瓦娜史翠的頭髮上揮動著他自由的手,吟誦不知多久以前的古文字。泛著藍光的微塵從頭髮中墜落宛如水一樣,並且它們開始沿著地板形成漩渦,就好像被看不見的陣風吹拂。牢房內很快就被一個超自然力量的閃亮漩渦給充斥,並且接著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它爆炸並消失。原本監獄裡是五個囚犯,但現在則是五隻微型小老鼠。

“很好,兄弟!”納茲尖叫。

 
創作者介紹

卡牌屋桌遊誌 BoardGame Hut 桌上遊戲

bgh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